• 當前位置:首頁?>?美麗中國?>?碧水 > 正文 >

    保護水域岸線 呵護河湖健康

    2022-06-08 09:34來源: 人民日報編輯:遙城
      嚴格管控開發利用強度和方式,防止侵占河湖空間
      保護水域岸線 呵護河湖健康(美麗中國)
      核心閱讀
      河湖是水資源的重要載體,是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通暢的河道、干凈的水面、整齊的岸線,共同組成健康河湖。
      近日,水利部制定印發《關于加強河湖水域岸線空間管控的指導意見》,以加強河湖水域岸線空間管控,保障行洪通暢,復蘇河湖生態環境。
      河湖水域岸線,是指河湖水面、水岸交界并向陸地延伸的地帶。一些地區面臨人為束窄、擠占河湖空間,過度開發河湖資源等問題,與水爭地的情況尚未發生根本好轉。近日,水利部制定印發《關于加強河湖水域岸線空間管控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河湖水域岸線空間如何劃定?如何做好保護與開發?記者進行了采訪。
      劃紅線,因地制宜明確保護范圍
      青山對峙,江水奔涌。在湖北省秭歸縣九畹溪鎮,蔥郁的岸線,仿佛為長江鑲上了綠邊。“這幾年,我們栽種紅葉石楠、欒樹、桂花等。鎮里設立了6名鎮級河長、17名巡河員、75名林長,加強日常管護。”九畹溪鎮黨委書記劉峰介紹。
      秭歸縣對長江西陵峽片區約30公里地段開展生態修復,植被恢復面積293公頃,有效防治水土流失面積2.9平方公里。
      河湖水域岸線空間是河湖生態系統的核心組成部分,是河湖行洪、水生生物棲息的主要場所,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和公共資源。
      河湖水域岸線同樣是人為活動頻繁的地帶。離岸邊多遠的地方能夠開發建設?橋能建多寬?河邊能種地蓋房嗎?“過去,因河湖水域岸線空間沒有明確界定,一些地方人為地縮窄河道管理范圍,與河爭水、與河爭地,亂占、亂采、亂堆、亂建,影響了河湖防洪、供水、生態等安全。”水利部河湖管理司司長祖雷鳴介紹。
      《指導意見》的出臺,明確了河湖水域岸線空間管控邊界。祖雷鳴介紹:“截至2021年底,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名錄內河湖(無人區除外)管理范圍已全面劃定,120萬公里河流、1955個湖泊首次明確了管控邊界,為加強河湖水域岸線空間管控奠定了堅實基礎。”
      “依據防洪法、河道管理條例,有堤防的河湖,其管理范圍為兩岸堤防之間的水域、沙洲、灘地、行洪區和堤防及護堤地;無堤防的河湖,其管理范圍為歷史最高洪水位或者設計洪水位之間的水域、沙洲、灘地和行洪區,這是底線,也是紅線。各地在安排河湖管理保護控制帶時,在這條底線的基礎上,可以再向陸域適當延伸。”祖雷鳴說。
      長江水域岸線保護范圍有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長江保護法》規定“國家對長江流域河湖岸線實施特殊管制”,要求禁止在長江干支流岸線一公里范圍內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化工項目,禁止在長江干流岸線三公里范圍內和重要支流岸線一公里范圍內新建、改建、擴建尾礦庫。這些條文為保護長江岸線提供了法律依據。截至2021年底,水利部門清理整治長江違法違規岸線利用項目2441個,騰退岸線162公里。
      “對于其他河湖,各地可結合水安全、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及河湖自然風貌保護等需求,針對城市、農村、郊野等不同區域特點,在已劃定的河湖管理范圍邊界的基礎上,探索向陸域延伸適當寬度。”祖雷鳴介紹。
      強管制,嚴禁非法占用和束窄河湖水域岸線
      潯江逶迤流淌,水闊天平。作為西江重要的行洪通道、生態廊道,守護好一江碧水,格外重要。
      潯江平南縣段,多家建材廠和碼頭存在未批先建問題。掛牌督辦,清理整頓,再到景觀提升,從2020年7月到現在,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員會、廣西壯族自治區河長辦和平南縣協同推進,潯江面貌正逐步得到改善,水生態環境質量明顯提升。
      “潯江已經劃定了河道管理范圍,項目開工前未經審查同意,亂占濫用岸線,擠占河道行洪斷面。”珠江委河湖處相關負責人分析,“相關單位法律意識淡薄,為了減少投資,加快項目進度,采取‘先上車、后補票’方式無序開發。”
      河湖周邊地形平坦、用水排水方便、風光秀美,是企業、道路、觀光建筑等建設選址的優良地段。在空間管控范圍內,哪些可以建?有哪些具體規定?
      “總體要求是,按照保護優先原則,合理劃分岸線保護區、保留區、控制利用區和開發利用區,嚴格管控開發利用強度和方式。”祖雷鳴介紹。
      涉河建設項目要嚴格依法依規審批。“比如一些橋梁需要跨河、穿河、臨河,碼頭、渡口、管道、取排水項目等要依水而建,水利部門遵循‘確有必要、無法避讓、確保安全’的原則,嚴把受理、審查、許可關,特別是要嚴禁未批先建、越權審批、批建不符。”水利部河湖管理司水域岸線管理處處長胡忙全介紹。
      近年來,一些新情況冒頭,也對水域岸線空間管控提出了新要求。
      一些地方興建風雨廊橋,對此如何管理?“風雨廊橋屬于橋梁,主要功能是交通。根據規定,橋面須有秩序地設置車道及人行道,寬度須符合有關技術規范,橋墩承重與其主要功能相適應。”胡忙全介紹。
      “一些地方以風雨廊橋名義進行開發,加寬橋面,在上面開設商鋪、酒店、茶館等。有的房屋建筑高達三四十米,面積多達數萬平方米。密集布置橋墩或大幅增加橋墩尺寸,導致阻水面積大,加劇水流對橋墩、河床、河岸沖刷,對河道行洪和群眾生命財產安全構成嚴重威脅。”胡忙全介紹。以風雨廊橋名義開發建設房屋,屬于建設妨礙行洪的建筑物、構筑物,是法律法規明確的禁止性活動,不能按照對橋梁的相關規定辦理涉水行政許可。
      “對光伏電站、風力發電等項目建設不搞‘一刀切’,對于河道、湖泊、水庫內,不得建設此類項目;對于湖泊管理范圍內的水面周邊區域等水域岸線空間,要堅持科學論證,嚴格管控,并依法履行相關審批手續。”胡忙全說。
      重保護,推進整治修復,守護好水生態
      水清岸綠、魚翔淺底,是保護河湖水域岸線的目標。《指導意見》提出,依托河湖自然形態,充分利用河湖周邊地帶,因地制宜建設親水生態岸線,推進沿河沿湖綠色生態廊道建設,打造濱水生態空間、綠色游憩走廊。
      “保護水域岸線,要清理整治,系統治理,科學施策。”胡忙全介紹,“生態廊道建設涉及綠化或種植的,不得影響河勢穩定、防洪安全,植物品種、布局、高度、密度等不得影響行洪通暢。具備條件的河段,灘地綠化可與防浪林、護堤林建設統籌實施。”
      存量做減法、增量零容忍,依法依規強監管。“充分發揮河湖長制平臺作用,縱深推進河湖‘清四亂’常態化規范化。”祖雷鳴介紹。繼續以長江、黃河、淮河、海河、珠江、松花江、遼河、太湖和大運河、南水北調工程沿線等為重點,開展大江大河大湖清理整治,并向中小河流、農村河湖延伸。此外,還要加強行政與公安檢察機關互動,完善跨區域行政執法聯動,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銜接、與檢察公益訴訟協作等機制,提升水行政執法質量和效能。
      大數據、衛星遙感、航空遙感等技術手段,可及時發現問題。“各級水利部門應提高河湖監管的信息化、智能化水平,涉河建設項目審批信息上圖入庫,實現動態監管。”祖雷鳴介紹。(記者 王 浩)
     
    欧美日韩亚洲无线码